仰望

一个人的时候

©仰望
Powered by LOFTER
 

昨日重逢·求婚番外

太美了😭😭😭😭😭😭

Mostly红茶less:

时隔许久,把出本的番外放出来。


——————————




Sebastian 并不喜欢从哲学的高度去探讨时间,但他不得不承认,正式和 Chris 在一起以后,他的时间飞速地流逝,同时又静止 于永恒。


三年的时间对于 Sebastian 来说还是有些不可思议,这有时候 又会让他觉得有些可笑,五年的暗恋在他看来顺理成章,从未觉得 过于漫长,反而是居然和Chris 在一起了整整三年这件事让他回头 想来有些吓了一跳,仿佛一个不真实的梦境。


今天,是这部《睡美人》的最后一场戏。三年前的这一天,他拍了和 Chris第一次合作的电影的最后一场戏的最后一个镜头。 Sebastian 还记得,《登月第一人》的最后一场戏其实是故事的开始, 他和另一位主演站在绿幕前,假装面前是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废墟。 他们两人站在那里,念完台词,在 Chris 喊完 Cut 之后又愣了几秒 钟才意识到这部电影已经杀青了。


然后,他经历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收获了梦想中的爱情。 


Sebastian 叹了口气。他扯了扯身上有些紧绷的衣服,将披风 抖开,看了看眼前的台阶,抬起脚,准备迈出了第一步。


拍摄童话故事这件事,Chris 已经计划很久,他们在一起没多久, Chris 就一直念叨着 Sebastian 将会是一个多么出色的童话中王子。 但 Sebastian 一直致力于不让 Chris 把这个想法付诸实施。倒不是 因为别的,只是  Chris 执着的紧身裤,实在是太令人羞耻了。


直到最近,Chris 又一次将这个念头在早餐桌上抛了出来,他 利用早晨的恍惚和咖啡香气巨大诱惑力,以及对自己审美的部分牺 牲,总算说服 Sebastian 做出了一些妥协。Chris 抛弃可怕的紧身裤, Sebastian  穿上了王子装。


在早期筹备阶段,曾有相熟的记者在采访 Chris 的时候调侃他, 考虑到这部电影完全是从王子的视角出发,就算这种全新的解读角 度不能被大家接受,好歹还有   Sebastian  的帅气的脸可以撑住场面。


当时Chris 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看着记者沉默了两秒,才露出 一个狡猾的笑容。“哦,这位女士,我恐怕你把这个电影的主次弄颠倒了。”他说完眨了眨眼睛,然后握住了站在他身边的 Sebastian 的手。


Sebastian 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然后小心的扶在台阶的扶手 上,Chris刚刚递给他的那杯咖啡的热度还残留在手掌上,滚烫的 纸杯被小心的套上了两层套子,保证恰到好处的热气可以温暖因为 早起而有些冰凉的手心。


拍摄的最后一幕正好也是《睡美人》整部电影的最后一幕,王子走上高塔,推开公主沉睡的房间 .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


Chris 一直认为,相比于公主,其实睡美人中的王子才是个更 有趣的角色。 “想想吧,一个人,单凭着传说就跑去解救一个沉睡了一百年 的人还打算娶她为妻,你不觉得这位王子的内心世界才更值得探讨 吗?身为一个王子,他应该见识过各种出色的女性……或者男性。 可他却如此执着于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以此为出发点探讨一下他 究竟经历怎样的人生不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吗?”Chris把自己的 剧本给 Sebastian 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兴奋,让 Sebastian想起他们 初次见面的时候,Chris  的眼睛里闪动的光芒。


“所以……你打算搞黑暗童话?最后王子发现公主和女巫其实 是同一个人什么的?”Sebastian   翻开剧本。


剧本的封皮依旧签着 Chris 的名字,在他签名的上方,依旧写 着“至我亲爱的 S.S. 先生”。只是这一回,Chris 光明正大的把两 人的名字用心形的图案圈在了一起。S的末端被无限拉长,绕了几 个圈,最后连在了另一个 S 的尾部。


“事实上,我完全不打算让公主出现,故事从王子小时候知 道邻国有一位睡美人开始,讲讲他如何痴迷于这个传说中的美人, 再讲讲他长大以后,一路上披荆斩棘,却也听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传 说。”Chris 冲着Sebastian 挤了挤眼睛,“一百年,我相信很多 故事都会在一百年的流传中变形、扭曲,最后面目全非。王子每经 过一个地方,都会听到关于这位公主的不一样的故事,有好的有坏 的以及完全超出他想象的。想想看吧,王子最后走上公主沉睡的高塔, 却不知道究竟哪个才是真相,不知道自己一路拼杀过来,究竟是为 了怎样的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推开那扇门。”


“然后呢?他推开门以后看到了什么?别跟我说他只看到一具 枯骨,如果是这么现实的结尾,也未免太无趣了。”Sebastian 被 提起了兴致,急匆匆的翻到最后几页,想看到故事的结局。


“没有最后。”Chris 哈哈大笑,“我说过了我不打算拍公主,所以电影的最后就到王子推开大门。” 


沉重的,深褐色的,木质大门,铜质的门把手,门上雕刻着象征着公主的玫瑰花纹样。


Sebastian 又抬起头,看了看不远处道具组做的大门。尽管只 是泡沫板,道具组的工作人员却画出沉重的橡木质感。台阶的扶手 也被刷上了金属色,看上去冷的像是北极。看上去像是石质的台阶 上被铺上了一层红毯,一路延伸到大门口。大门的门框上爬着一些 绿色的藤蔓,娇艳欲滴的火红的玫瑰附在藤蔓上,随着微风轻轻颤 抖着花瓣。


Chris 对这个场景十分坚持。


“你难道不认为经历了百年无人打理的城堡应该有些破败?最起码……地毯肯定早就不存在了吧。”Sebastian看到布景的时 候曾十分疑惑。他以为这并不是一部走童话风格的改编童话,可是 Chris  最后一幕的布景却完全是童话般的甜蜜风格。


“如果最后是一座无人打理的落魄城堡,反而带有过于强烈的 负面暗示。在经历了那么多关于公主的奇怪传闻以后,王子的心里 一定充满了猜疑,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加入负面的意象。鲜艳的童话 般的场景会让王子觉得说不定小时候听到的故事才是真的,才更能 诱使王子去推开那扇大门。”Chris看着那扇刚上了一半颜色的大门, 眯起了眼睛。他抬手摘下了缠在藤蔓上的一支玫瑰,夸张地鞠了一 躬,递到 Sebastian的面前:“鲜艳的玫瑰在这种时刻才格外诱人, 不是吗?”


Sebastian 接过玫瑰,举起来假装闻了闻,然后探过头,在 Chris 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好吧,我想你说的没错,我亲爱 的导演先生。”


那朵玫瑰后来被 Sebastian 缠回了藤蔓上,此时正挂在大门的正上方,有些摇摇欲坠。


Sebastian 又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迈出了第一步。摄像机在他头顶上嗡嗡作响,Sebastian用余光瞟了一眼身边,


没有看到 Chris。 他轻轻地扶着台阶的栏杆,又踏出了一步。


红地毯在他的脚下发出沉重的闷响,还伴随着轻微的嘎吱嘎吱 的声音,那是被伪装成石台阶的木板,在他的踩踏下相互轻微地碰撞。


被涂成银色的扶手似乎真的冷的扎手,Sebastian觉得自己的 指尖被刺痛了一下,于是收回手看了一眼。


或许是上的银色还没有干透,Sebastian 觉得自己的手指上擦 上了一抹银色,那抹银色安静地附在指腹上,只有有光闪过的时候 才能看到。


Sebastian 干脆将收回的手压在佩剑上,又踏出了一步。 短短的只有二十几级的台阶突然变得无比漫长,爬楼梯这项工


作从未像现在这样艰难,Sebastian每走出一步,都在揣测这位王 子心里究竟会是怎样心情。


他又想起来之前朋友们对他说过的 话,说他爱上的那个 Chris 只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一个他意象出来的 Mr.Right。 Sebastian 想,或许自己真的和这个王子有些相似,也在追逐一个 虚无缥缈的幻影,而在追逐那个幻影的这五年里,Chris最初给他留下的那个印象也逐渐被更加丰富的信息所取代,他自己看在眼里 的,电视上杂志上报道的,朋友间口口相传的,这些支离破碎的信 息逐渐拼凑出另一个Chris,一个与他初次相逢的时候所想象的完 全不同的 Chris。我是幸运的,Sebastian 想,我的童话不曾破灭, 尽管不同,但它却变得更加美好。


Chris 从来没说起过们后门会是什么,Sebastian 倒是曾经问起过,如果一定要拍出来,拍出王子推开大门后的情景,Chris 想 拍成什么样子的,在他心里,王子究竟会遇到怎样的公主。


“我不知道。”Chris 慢吞吞地嚼着羊角面包,认真地看着 Sebastian,“说真的,我不知道。我也想象过,王子推开门以后看 到的是真正的公主,是女巫,或者是空无一物的房间,我甚至想过他推开门以后会看到他自己,但都不是我想要的感觉,我觉得他推开门看到的应该是超越他所能想象的,可这种景象太难以表现了。 所以,我决定留个白,干脆什么都不拍,让观众自己去想象。”


好吧,想象,王子此时在幻想什么呢?他一定渴望着门背后是一位公主,是一位他梦想中的,甜美可爱的公主,那位公主有着亚麻色的长长的秀发,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嘴唇像是鲜红欲滴还 沾着露水的的玫瑰花瓣,诱人采撷;眼睛紧闭,只能看见长长的睫毛, 让人幻想当她睁开双眼,该如同星光一样璀璨。


他会为她疯狂,他希望他为她疯狂,他会弯下腰,给她一个亲吻。 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Sebastian 喜欢美好结局的童话,他决定不去揣测 Chris 究竟 想要表达什么,而让这一幕随着自己的心。不管推开门之后的结局 如何,他希望王子在这一刻是快乐的,幸福,充满希望的。他历经 磨难,最终打败了女巫化身的巨龙,正是该享受片刻幸福的时候。


他又迈出一步,更加坚定的朝着大门走去。装饰着藤蔓了玫瑰 的大门越来越近,从半空中,渐渐落到他的眼前。


Sebastian 伸手扶住大门的把手,深吸了一口气。他需要将整扇大门完全推开,这样  Chris 在后期剪辑的时候才


能更好的决定究竟将镜头静止在哪一刻。Sebastian  又深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大门后是什么,是乱糟糟的拍摄现成,是穿着 T 恤衫累的浑身大汗的工作人员,是堆放着的杂物。但他乐于去想象,当他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会是穿着整齐的西服,手捧着玫瑰的Chris,就像王子渴望着门后会是美丽的公主 一样。


他又用了一些力气,攥紧拳头,让手臂的上肌肉微微鼓起,假装这扇大门格外沉重。


那朵被他缠在藤蔓上的玫瑰花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不偏不倚 的落在了Sebastian 的怀里,鲜红的花朵趁在 Sebastian蓝色的衣襟上。他想了想,将玫瑰在胸口别好。昏暗的灯光从被推开的门缝中映出来,正好落在Sebastian 胸口的玫瑰花上。


他最后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推开了那扇门。


 


 


Sebastian 没有听到预想中的那声 CUT,没有听到杀青的欢呼 声,甚至连人们交谈的声音都没听到。


他睁开眼睛,只看到 Chris 一个人,穿着整齐的西服,单膝跪 在他的面前,手里举着一枚银色的指环。


“Sebastian Stan,Will you merry me ?”


 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